昌江黎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公司做关键词优化,需要怎么做

2020年12月08日 20:48

关键词设置

公司在做网站时先要在后把网站关键词,网站标题,网站描述设置好,网站每个栏目都要设置好,网站标题和网站描述也得带有关键词,这样做优化时可以提升优化效果。

网站内容优化

网站要经常维护更新,多放一些原创内容在网站上,内容要多与关键词相关联,网站要有产品模块和文章模块,添加每款产品和每篇文章时都可以单独设置关键词,网站内容要越来越丰富,内容要有质量。

网站排名

网站要找推广公司帮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这样可以让用户搜索指定关键词让网站出现在首页上,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10年推广经验,白帽技术,正规技术,

有需要可联系13539285443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腾讯起诉乌龙,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腾讯起诉老干妈反转再反转事情的经过充满了神奇色彩,堪称年度第二场商业大戏(第一场网友们投票为当当事件)。2020年6月30日,腾讯请求查封贵州老干妈公司1624万财产获得法院支持。消息一出,网友们先是一脸问号,这两家公司什么时候搞在一起?腾讯不吝啬给出回应,是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接着反转来了,老干妈发布声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腾讯你被骗了。并帮腾讯报了警。随后贵阳警方通报,3人伪造老干妈印章与腾讯签订合同,已被刑拘。一个互联网头部公司,竟然被3个人骗了,这让腾讯的脸往哪里搁。况且,腾讯真的很认真在帮老干妈打广告,前期准备的时候骗子3人还一本正经的当甲方,对物料提出修改意见。谁知到头来全都一场空,真心终究是错付。值得一提的是,有人爆料,腾讯的失误是因为使用了某搜索引擎,被引导点进了骗子网站。据此,大家纷纷猜测是百度,百度不得已发出声明:手里的瓜突然不香了。并否认三连。而支付宝、字节跳动也纷纷赶来嘲讽。这一出着实让人惊叹,老干妈或成最后赢家。

2020年07月05日 20:01

36氪独家 | 抖音强攻下,快手电商将2020年GMV目标调高至2500亿

文|张雨忻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快手直播电商业务在2020年的GMV目标为2500亿。而抖音直播电商的GMV目标也高达2000亿。36氪就以上信息向快手和字节跳动求证,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有回应。据知情人士,2019年快手电商完成了约350亿交易额,这其中不包含不可监测的交易数据,即主播将用户导向自己的微信,通过个人微信完成交易的部分,而这至今仍占相当大的比例。350亿这一数字超过了快手在2019年初制定的当年GMV目标,故而在去年底,快手将2020年的电商GMV目标调高至1000亿。但计划敌不过变化。2020年,抖音高调入局直播电商,来势汹汹。知情人士告诉36氪,抖音的入局让快手电商团队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和压力,而在得知抖音电商今年的GMV目标为2000亿之后,快手电商则快速将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据多位行业人士,淘宝直播2019年的GMV在2000-2500亿之间,这意味着抖音和快手在2020年将要冲击的目标已经可以赶上淘宝直播去年的成绩。2020年之前,虽然在抖音上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达人也不在少数,但始终未成规模。在直播电商的赛场上,淘宝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便是快手。而如今抖音汹涌入局,迅速引起了快手的警觉。“至少要保住行业第二的位置。”这是快手电商团队对于今年行业竞争格局的共识,所以,即便目标看起来激进,也要力求不让抖音反超。据知情人士,快手电商目前的日均GMV在4亿左右。假设维持这个规模,快手电商全年的GMV可达到1500亿左右,但距离其目标仍有较大差距。这意味着快手电商在下半年面临着较为严峻的增长目标。而快手对抖音的严防死守可以说是吸取了历史教训的结果。过往来看,抖音快手在诸多细分领域都产生过直接交锋,而一度最为大家关注的有三场战争:主App的规模之战、直播业务之战和海外之战。在这三场战役中,抖音在日活和月活数据反超快手后,一直在拉大与快手之间的距离,可以说稳居老大之位;海外战场上,TikTok也捷报频传,相反快手在海外却难有突破;直播一直是快手的根据地,但从2019年开始,抖音在月均日活和流水数据上都已经几近追赶上。而在电商一役,同样拥有先发优势的快手不愿有失。罗永浩在抖音带货让抖音的电商直播迅速出圈,打造标杆案例对于平台的电商业务来说非常重要,能让大量原本对抖音带货缺乏认知的KOL、品牌方和商家迅速入局。这也是快手在近期不惜拿出大规模平台流量和真金白银的补贴将董明珠造成另一个“卖货女王”的原因。眼下,快手和抖音在直播电商业务上已经开始了贴身肉搏,而这会是一场双方在流量、KOL、供应链、运营能力、生态完善度等各方面的全面战争。

2020年05月14日 11:25